但当我需要做出决定时

但当我需要做出决定时

 有时候,我的队友让这项工作变得轻松,但当我需要做出决定时,团队总是大于个人。
 
  基于直觉,选手有时候会做出自己的决定和行动,这是我必须考虑到的一点。我相信应该留有空间来让其自然进行,但我必须要了解它并考虑后果。
 
  如果我允许一切,那么结构就会瓦解。
 
  这是一项团队工作,但在比赛里,我是决定战术能否有效的核心。
 
  作为指挥,严谨和坚定是非常重要的。你必须要知道你的计划是什么,让你的选手有信任你的原因。
 
  我们假设dupreeh将要去Mirage的小道,这并不是简单说一句“dupreeh去小道”即可。我必要知道如果他拿到了击杀,团队需要作何反应,如果他被击杀,那队伍又应该做什么?
 
  在最高水平对抗里,不会有时间让你站在原地思考下一步。
 
  “领导力”在我家族里流传。我不相信任何人生来就是领导者,你必须自己为其奋斗,但或许有人天生就有潜力。在我的家庭里,碰巧的是每个人都在成为“领导者”。
 
 
  我的父亲是一名教师,与缺乏班级社交能力的孩子待在一起。我的母亲在工作里也是领导者,我的兄弟则是足球队队长。我为自己而努力,但在我周围充斥着这样的氛围,我自然就成为了领导者。
 
  小时候,我在丹麦最好的学校之一,一个名为BrøndbyIF的队伍里参加了很多足球比赛。
 
  和那时大多数小孩一样,我也一直在玩电子游戏,但因为膝盖受伤,导致我比以往更多的玩CS,因为我需要一些东西来填补空缺。
 
  很长时间后我才意识到电竞和CS竞技的存在。不管我关注什么事情,无论足球或者CS,我都会努力了解世界最佳水平。
 
  所以不玩游戏的时候,我会看,如果有优秀的队伍在比赛,我一定会看。
 
  曾经的一个晚上,在中国有一场比赛,大概是fnatic对战NaVi,或者NiP,我不记得了,但那是两支非常优秀的队伍。问题是我必须要在早上上学,最后我选择早一点睡觉,然后三点闹钟起床。我绝不会错过赛事。
 
  看比赛不仅仅是为了娱乐,单纯的看无法满足我。我想知道队伍每一个举动的原因,选手为什么会选择做出这种反应。
 
  像f0rest,Get_RiGhT,cArn和Zonic这样的选手是当时我在研究的对象。我过去一直在思考“为什么他会做出这个决定?为什么他会这么换位?”他们帮助我成长为更优秀的选手。
 
  要知道,我从没有告诉父母“我想成为一名职业CS选手”。
 
  我的父母都清楚,在我那个年龄时电子游戏不太赚钱,所以他们肯定会在某些时候担心我在电脑上浪费太多时间。他们让我明白,平衡好时间,不忽视生活里的其他部分是一件重要的事情。
 
  他们第一次意识到我可以从游戏里赚到钱时,那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。
 
  我来聊一聊:
 
  当初我在n!faculty队内时晋级了第一个CS:GO Major,那简直酷毙了,也意味着我们将会获得贴纸的分红。
 
  结果是,拿到了大概2万5千美元左右(当时约15万3千人民币),换算过来大概就是每个月工资250欧元。
 
  我甚至无法向家人说明我是如何突然有了些钱。我试图解释说这是因为有些人在游戏里花钱买了贴纸。
 
  他们没能理解,但为我而开心。
 
 
  在那不久后我就拿到了第一份合同,很明显这正是我在追求的职业生涯,当然,那时候无法保证结果,但很高兴我能和Astralis一起说“我做到了”。
 
  在15岁到17岁时,我对CS的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,甚至从那之后的也一样。
 
  从观察其他选手中来学习是很好的,但现在我位于最高处,我必须要调整。
 
  他们一直在说保持顶尖比到达这里更困难,我同意这一点。
 
  作为团队,我们非常善于思考自己的优势,以及这如何适应了当前的CS元素。
 
  也许更重要的是,相对其他队伍,我们或许花了很多时间做相同的事情。这个元素的优势在哪里?我们要如何利用自己的表现来最小化这个元素的效果?
 
  作为一支队伍,我们并非无法击败。其他选手正在不断提醒我们这一点,而其他队伍使得我不断强化和更新我们的比赛风格。
 
  我们与俱乐部RFRSH密切合作,确保一切尽可能达到最佳。我们周围的人,从教练组,绩效团队到管理层,都在帮助我们实现目标,保证我们可以完全专注于队伍和个人表现。
 
  我们总会输掉一些回合,一些地图,一些比赛。但我知道,我和队伍会倾尽全力确保我们尽可能的保持更长时间领先。
 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